「毁灭多巴胺」诗人之死

·联文计划

·我们出道啦! @林羡  @顾以笙Suhope.  @代词  @白苗阿爸

0.

满目疮痍又晦暗的蓝色,滋生了乳白的蛆虫,缓缓在疮口里游动。

我突然一阵恶心,原来那些表面温和笔下有过诗情画意的人,拥有着这世间最猥琐鄙陋的一颗心。

1.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与我有关的人带着青面獠牙阴森恐怖的面具围着我跳集体傩舞,就像是原始狩猎、生殖的祭祀仪式。

他们对我唱歌,歌词里裹挟着甜言蜜语、神话传说。这些东西是极度奇怪的,他们是带有催眠色彩的文学图腾,在我的梦里恣意生长,直到我不能控制。

我在进行漫长无用的反抗,可是我恐惧的发现我喘着粗气向前方的河里走去,只会一步一步沉入水底。

我的口袋里装满了石子,丢掉一些又来一些。于是为了逃,我把衣服脱掉。

2.

理论上我可以活上几十年,但是死亡是一瞬间的,可能我十六年前就死了。

我经常听到有人拿聂鲁达的话当座右铭“诗歌才不会是徒劳地吟唱”,然后他去喜欢了写万物美好,你在中央这种诗的人。

瞧瞧,这群人还不知道那群写诗情画意美好时光的诗人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们是放了几个月的茶汤里的腐虫。

拦街兜售字纸,用灰铅啄瞎了眼底深藏的炽。

曾经活过的高傲的诗人们;曾经说“敬字惜纸”的诗人们,他们屈服于尘世,这不羞耻。

只是他们就算在黎明里死了,也不该沉入黑夜。

不知道就罢了。只是当你开始察觉的时候,你都得打个哆嗦,这些人像蛇,悄无声息的要你命。

我相信着的,他们也曾是高傲过的诗人。

3.

他们将祭品瘗埋,将玉石沉没。

这几乎像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玛雅文化重演,我看到他们焚烧了啼哭的婴孩,我看到他们斩首了囚犯,我看到他们活埋了处女。

他们把还在跳动的心脏从被俘勇士的胸膛里掏出——这是要献给神的。

暗红的血积聚成了流动的河流漫过我的腰,我的口袋里又冒出一堆石子。

我不敢脱下衣服逃。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姜朔废品产出bot | Powered by LOFTER